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|西甲足球联赛
首页 > 豪门顶级盛婚 > 章节目录 173幸亏你当初把他甩了

章节目录 173幸亏你当初把他甩了

    “再送你一个消息给你加一万点回血,我估计也快请你喝喜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孔彤彤立即气活过来:“你什么意思!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!像你这种生完孩子的难道都有人要!为什么我青春靓丽现在还嫁不出去!有没有天理了!今晚这顿单身宴吃的就够郁闷了,你还要连着伤害!让我死了吧!”

    孔彤彤说完重新倒在夏渺渺肩上:“谁来救救我这个苦命的人!”

    夏渺渺再次把她推开:“?#40521;?#20102;,开?#30340;亍!?br />
    “车毁人亡吧!”下?#24187;耄?#23380;彤彤瞬间坐正,猛然想到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:“钱钧结婚会不会请何安!?#20426;?br />
    夏渺渺闻言,惊悚?#30446;?#21521;彤彤:“应——应该——不——不会吧!他跟他们关系好像——没那么好。”虽然说的洒脱,但渺渺其实有点担心尚尚的事被他知道,而且沈雪她们都知道了,他蒙在骨子里,对他也不公平。

    所以夏渺渺从私心里并不想跟他碰上。

    “万一呢!多尴尬!”

    还用你说!该死的韩从双!“先说好——你别乱说话,他什么都不知道,咱们现在只是老同学而已。何况,我觉得我们都会?#24184;?#36991;开对方吧。”

    孔彤彤想想也是,以何安的性格,谁敢甩了他,他得跟谁老死不相往来。他大概会找个角落,目不斜视的低头玩?#21482;?#28982;后玩完就走。如果不幸碰到渺渺,肯定会嘲讽渺渺当年有福不享偏偏找罪:“希望沈雪没有那么大嘴巴吧。”

    只能那么想了:“要不,我不去了吧。”夏渺渺突然?#34892;?#24515;虚。

    “到门口了!你打什么退堂鼓!再说了!要绕也是他绕着你走吧!他还不怕你把尚尚糊他脸上!他以后怎么做人!好啦,好啦。走,我给打头阵!如果他在你就撤。”

    “够义气。”

    “钱钧,你亲自迎?#33073;劍?#24590;么不再系个红腰带,扭两下你的小身板,这样来的人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孔彤彤,你现在还嫁不出去一定因为你那张嘴。”

    钱钧热情洋溢的打着招呼,身上没?#24184;?#28857;时间凝结成的架子,仿佛还如学生时代一般,他刚打完城战,兴致盎然的去上课。

    他把夏渺渺和孔彤迎进门,热情的恨不得再跟夏班长谈谈人生方向,如果不是孔彤彤?#23380;?#20182;,他真要跟过去问问夏班长这些年都在忙什么,还记不记得某些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知道沈雪在里面呢,你别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孔彤彤也不胜唏嘘,挽着夏渺渺的手按下电梯:“你别说,沈雪真好命,找了钱钧这样的,?#33258;?#28145;厚、不会狗眼看?#35828;汀!?br />
    “同学间坐坐,他跟你摆架子有什么用,何况咱们是沈雪的舍友,跟咱们摆架子他就不怕两天后接不走新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我怎么没想到呢,不知道他都请了谁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1543;?#38634;这边肯定就咱们几个。”

    孔彤点头,沈雪人缘不好是公认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钱钧如果不请他们圈子的人,客人应该也不多,我估计他不会请,今天是沈雪的专场。”

    ?#24052;?#23792;龙会不会来?#20426;?#23380;彤彤问的很小声。

    “会吧。”与新巧姐通电话的时候,新巧没有说什么,只说会准时到:“新巧姐境界比咱们高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一直都觉得她活的很明白,她妈妈能容忍她到现在还跟峰龙耗着已经很宽容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!有钱人请客就是不一样,云西国际商务大酒店,先给我来一沓卫生纸,让我跪舔一下品质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上一排男服务生,我检测一下质量!”

    朱子玉翻个白眼:“怎么你们两个一到,空气里瞬间就充斥着一股糜烂、拜金的气息,简直降低我的品味。”朱子玉翘着修长结实的腿,翻看着手里的?#35828;ァ?br />
    “怎么就你自己,新巧呢。”孔彤彤拉开座椅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,就我一个大闲人早早来了给你们占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吃公家饭的,当然有的是闲,渺渺坐。”孔彤彤坐下来,拍拍云西红的喜庆的桌面,乐呵呵的道:?#30333;?#20102;,这一席不会就我们几个吧。”

    朱子玉?#20260;?#19968;眼:“瞧你那点出息。不过,你可能说的没错,沈雪出去招待客人,一会念?#21363;?#27010;过来,没?#24184;?#22806;就咱们几个,嘿嘿,吃到停不下来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像你多有出息一样,让我看看菜谱,我点几道好吃的。”说着就去扒菜谱。

    朱子玉赶紧闪开:“丢不丢人,你没吃过什么!”然后笑眯眯的转向渺渺:“班长想吃什么,我给你点!”

    ?#25670;?#23194;!”彤彤把手包放在身后:?#25670;潰?#20320;来的早,见何?#24598;?#20102;没有?#20426;?br />
    朱子玉闻言下意识?#30446;?#30524;渺渺,然后踹孔彤一脚:“就你会说!没见,再说,咱们把门一关,谁知道谁!我就不信钱钧那么精明的人会把何安领到这里来。龙虾怎么样?咱们有格调一点,点只二十斤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二十斤哪里够吃!来只五十斤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斤的什么?给我?#24598;?#19968;份。”张新巧推门进来,柔化了整个空间的色泽。

    “新巧姐快来,龙虾鲍鱼,随便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不在,你们?#20302;?#24178;嘛呢?#20426;?#27784;雪紧跟其后,淡蓝色斜肩蚕丝长裙,头发高高挽起,优美的颈项上一条十?#27515;?#30340;钻石项链熠熠生辉,贵气又不失少女。

    “?#24076;?#38590;怪说人?#28909;说?#24578;,偏偏就有人那么命好,钱有着、人占着,什么好事都围着她,大美女,给姐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子玉,我给你笑十个都?#23567;!?br />
    随后的王念思含笑的关上门,她今天打扮的很朴素,为了照顾备嫁娘的身高,专门选了一双平?#33258;?#21160;鞋,从进来开始,她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夏渺渺身上,但又克制着移开:“笑一个朱大教授多包多少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十分、一块随便挑,咱们这么大的官,差那点钱。”

    沈雪没有王念思那么好的定力,不自觉?#30446;?#22799;渺渺,恨不得现在就穿过寒暄的舍友去问她尚尚在哪里,有没有计划给尚尚换个学校请位家教、选则侍从,;会不会考虑她们这个级别的,或者比尚尚小的。

    ?#21543;?#32654;女你跟我说话呢!?#27492;?#21602;!我可要伤心了!”

    王念思赶紧掐她一下。

    沈雪赶紧回神:“你包的红包太少,我移情别恋一会。”与子玉、彤彤插科打诨了一会,才颇为正常的坐到夏渺渺身边,但就算这样也不正常,她身为主角不该做主位吗,夏渺渺坐的很偏的。

    沈雪笑眯眯?#30446;?#21475;:“那件事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?#21834;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,到时候一定不客气,估计今天她也该受到律师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?#26032;?#24072;函太便宜他们了,应该——”让何先生知道灭了她个贱人!沈雪胳膊一疼,急忙看向王念思,又掐我!?

    王念思淡淡一笑:“怎么没带尚尚过来,还没有见过孩子,也让我们当阿姨的见见。”

    朱子玉想起这件事就来气:“就是,带来!带来!”

    夏渺渺莞尔:“我怕把她带来了,沈雪立即不想当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会紧张是肯定的:“她自己在家吗?要不,我让钱钧去接她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上学呢。”

    沈雪扼腕,她怎么忘了。

    朱子玉踢踢渺渺的椅子,丝毫没注意到沈雪的尴尬:“保密工作做的很到位啊,如果不是别人爆出来,你是不是还掖着藏着呢,怕我们抱走了不还你怎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对了,尤其你这种年纪一大把还不找男朋友的老女人,就怕你逮住我家尚尚养老,增加孩子的精神负担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说,我侄女非常喜欢她英俊潇洒的阿姨,非要陪我终身呢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,因你这句话,你就别想见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朱子玉心大,直接开口问:“何安的。”

    沈雪险些喷一口老血!问的真直接!

    夏渺渺笑笑:“龙虾二十斤够你?#26376;稹!?br />
    那就是?是!朱子玉努力想想何安的样子,再想想渺渺,突然很惊悚的问:“你女儿长得像你吧?#20426;?#22914;果像何安她觉得完全不用见了,她怕吃不下饭。

    沈雪闻言立即紧张?#30446;?#21521;夏渺渺,她也不知道紧张什么,就觉得比有男人带着她的私生子上门还让她紧张。

    王念思也不自觉?#30446;?#36807;去,虽然看过相片,但毕竟不及孩子妈妈在身边。

    夏渺渺这点很乐意分享:“像她小姨多一点,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何安长的哪里差了,人家是像爸——”爸!

    “唉唉,夏班长刚才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,一会咱们可得好好聚聚!几年不见,我们?#19978;?#27515;你了,说什么呢!我来了彤彤大美女就翻白眼。”

    “钱总,你会不会看,我这叫白眼吗,我这是对你崇拜不已的小弟?#38590;郟?#35841;有你会说?#25226;劍?#36824;想死渺渺了,你有没有想死我呀!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孔夫子的后人,我怎么能把你忘了,以后还指望你让我钱家的版图显得?#33258;?#28145;厚、博学渊源呢!”

    “省了,你还不如回我个?#38590;?#29616;实。”

    李兴华从外面冒出头:“什么?#38590;郟?#21738;?#24187;?#22899;抛?#38590;?#21602;!来,来,冲我抛,我接着。”

    王峰龙的大衣搭在手臂上也走了进来,很显然钱钧接了他们直接过来打招呼的:“冲谁抛呢?你也不怕你家飞飞把你抛飞。”说着向张新巧走去,声音放低了三分:“怎么不给我打电话,一起过来!都坐!歇一会!”天天应酬,笑的?#24598;邸?br />
    孔彤彤见状?#35844;?#33050;向门口看一眼,没有了吧!没了——不禁松了一口气,幸好没有!“谁要看我抛?#38590;郟?#25105;多抛几个免费奉送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坐好吧你。”张新拉下彤彤,漫不经心?#30446;?#21475;:“你没有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忙,?#36824;?#19978;,你知道的,公司里有个升迁的机会竞争比较激烈。”

    张新巧闻言但笑不语,她应该想到的,他根本不回去怎么会知道她搬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会好好吃好好玩,不够了、不满意了、不尽兴了算我们失职!”

    朱子玉嗓门一开:“先来一个泰国常规表演,让姐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用看,你自己表演后?#31449;?#23376;不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李兴华!信不信姐撕了你的嘴!”

    孔彤彤已经看向旁边的王峰龙:“你们宿舍还差一个呢?没来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王峰龙闻言,不自觉?#30446;?#21521;夏渺渺:她让问的?

    “我问你话呢,你看渺渺做什么!”

    夏渺渺抬起头:怎么了?叫我?

    王峰龙?#34892;?#19981;好回答,孔彤彤跟夏班长关系好,她问,是不是就等于夏渺渺问,她有什么企图?

    王念思、沈雪见状,停了话题,也不禁紧张起来,此时不管渺渺因为什么问,夏渺渺都有问的底气。

    钱钧见王峰龙不答话立即解围道:“他的性格你还不知道,越热闹躲的越快,我第一个给他发的邀请函,谁知道他扔到哪个角落去了,我的心都被?#35828;?#19968;截一截的了。”反正他没收到回执。

    孔彤彤闻言冷哼一声,?#20204;?#34065;的眼神敲着夏渺渺的脸:“看到了吧,果然与世隔绝?#26657;?#25105;就说你当初甩了他是英明的决定!他那种男人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改不了的!更不懂为其她人考虑!幸亏你当初把他甩了!否则现在不定怎么受罪呢!——你们都怎么了?看我做什么!——”

    脸上有花吗?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 分分彩稳赚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十 云南11选5任五遗漏 内蒙古股票配资 十一运夺金的投注计划 哈尔滨福彩中心开发公交车 喜乐彩票网址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任五走势图 宁夏11选5号码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