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|西甲足球联赛
首页 > 豪门顶级盛婚 > 章节目录 112暖暖的又揪心的

章节目录 112暖暖的又揪心的

    ( )112

    ?#19978;?#20102;!

    夏渺渺看着她,还是不放心!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常襄合上小镜子:“我比较?#19981;?#20320;们学校的那位方大帅哥,很爱笑的那位……”比你家那位冷着脸的好相处多了:“?#19978;А?br />
    夏渺渺觉得一点也不?#19978;В?#34429;然常襄长的不错,花枝招展的但跟秋门大学里追方甚的各?#26041;?#24124;比,差?#35835;恕?br />
    “刚说什么,男朋友有钱怎?#31383;歟?#22810;有钱?千万?上亿?”

    夏渺渺闻言,顿?#26412;?#24471;还是不要跟她聊了:“哪?#24515;?#20040;多。”

    常襄冷哼一声:“那算什么有钱,还?#36824;?#20080;辆车出去加几次油呢,?#31383;?#20320;的小脑袋愁的,几百万够做什么,在市区买?#36861;?#23376;交代个差不多,更别提装修了,流入股市连水漂都漂不起来,小妹妹不要看到一点点钱都觉得很多,咱们这座城市,有钱的多了去了,那些百万的,呵呵,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有钱。”

    夏渺渺挥开她乱放的手,百万很多好不好,何况她男朋友有六万,是私房,就是她也可以小小的支配一下不会?#27426;?#26041;父母知道的那种,?#27604;?#26159;巨款了。

    对夏渺渺来说就是巨款,可以吃?#21738;?#22823;学,外加娶个老婆的巨款。

    “没见识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点小追求,六万啊?怎么花呢?

    常襄?#27492;?#21448;发呆,翻个白眼摇摇头,没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米线能吃多少碗?油条豆浆能吃几年?

    一个星期过去了,夏渺渺都在想这类会让人笑醒的问题,虽然最近想的少了,但想到就很开心呀:“何安,你去哪里?”不是越好了去图书馆,上午他们只有一节大课,现在基本收拾东西可以走人了。

    “跟钱钧约好了出去。”他不去图书馆,纵然看在渺渺的面子上再三忍让,也十分反感之乎者也,无需再忍。

    “哦。?#27604;?#21543;去吧,少学一天也不会倒霉的挂了,反正已经挂了。

    夏渺渺往图书馆走着,天气越来越暗,猛然想起早上洗了?#36335;?#25346;在外面,卧室里的窗户也?#36824;兀骸?#31967;了,希望赶得及!”

    夏渺渺跑回家,冷的直跳脚,零星的雪夹杂的雨已经落下,搓着手,换鞋子:“幸好来得及!”夏渺渺哈着气往阳台跑,突然发现客厅里有人?

    夏渺渺猛然停下来看着她,疑惑?#30446;?#30528;,隔壁冯大姐的母亲?不像,她穿的?#36335;?#26356;像一种制服,手里拿着毛巾,旁边是垃圾桶,头发梳在脑后,一丝?#36824;?#30340;样子。

    夏渺渺小心的后退一步,站在伸手能扣住椅子的位置,小心翼翼的试探?#30446;?#21475;:“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钟点工见状,起身,?#27492;?#19968;眼,没有说话,抹布放回原处,摘下围裙,快速离开。然后立即给公司打电话,她见到这家的女主人了。

    公司新换的部门经理,奇怪这员工什么意思,你一个钟点工,偶然遇到女主人不是正常的,汇报什么电?#21834;?br />
    她该说的已经说了,她也?#24187;?#30333;为什么要汇报,反正她报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夏渺渺站在原处愣愣?#30446;?#30528;?#36824;?#19978;的门,什么情况?那个人是谁?贼?

    夏渺渺看眼锁好的门,推了推,茫然的走到阳台上,站在阳台上后立马傻眼了,她早上洗好的?#36335;?#21602;!

    夏渺渺立即转向卧室,早晨洗好的?#36335;?#25972;齐的挂在卫生间的暖气口!摆放的特别工整,就像往常一样,卧室里也收拾的非常整洁,书桌上一尘不染,还留?#24515;?#24067;的湿润,枕头、被子非常整齐,一看便特意被整理过。

    夏渺渺?#35835;?#24456;?#33579;?#31435;即跑到厨房,厨房里洁净如新,早上走时还乱七八糟的碗已经洗了,空空的菜?#35946;?#25918;着一些新鲜的蔬菜。

    夏渺渺站在厨房门口,就那么站着。然后突然笑了,她可不可以理解成隔壁那位大姐好心,为不经常回来的住所里请了一位保姆,随时打扫防?#32929;?#34411;,顺便好心的帮同住的人也打扫一遍卫生!

    夏渺渺的脸顿时冷下来,如果那样她会有她房间钥匙!?会是‘何安所谓的手法’!

    夏渺渺站在原地,冷冷的盯着像往常一样干净的厨房!这样的情况持续多久了?一直以来打扫卫生、偶然做饭的人是谁?还是从来都是她理解错了!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说谎?夏渺渺冷笑,何安可没有说谎,他自始至终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夏渺渺不是不能接受一位保姆,但不是以这种方式……这种瞒了她一年多的行为!他每天怎么听进去自己的赞美,是不是不痛不痒的觉得很可笑;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他慢慢的在进步,原?#27492;?#20174;来没有想过改变什么,她还自鸣得意他在一点点的为她改变,他是不是觉得她很可笑,很好骗!

    夏渺渺靠在门框上,擦擦不知为什么掉下来的眼泪。她是抠门了些,?#19981;?#26020;斤计较,不想在不用花钱的地方多用。

    但不代表她不?#24598;恚?#20309;安好好的跟她谈谈,跟她打声招呼,也许两人会吵架,她会不高兴,可那才是应该的态度不是吗!怎么能背着她请钟点工,一请就是大半年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觉得她特别不?#24598;恚?#19981;能沟通,还是觉得她反正不在家,他做了什么根本不用像她交代,她就只要傻傻的自我理解就行了!

    他干脆当她死了好了!

    夏渺渺吸吸鼻子,关上厨房的门,好笑的转身回学校,一年多来,这个家里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多少!她认为何安默认的话有几分是真的!

    夏渺渺低着?#25151;?#36895;走着,?#22909;?#24773;绪占据了她半个大脑!

    人家有钱,人家不差个钟点工!人家是独生子,根本不用自己动手!凭什么要反对?#27492;?#20505;她,肯秘个钟点工帮忙已经很?#24605;?#33258;己的情绪!不告诉你,是为你好!你计较什么!

    难道让人家生活费就有两万的何安,成天跟你一样吃?#36153;什耍?#25248;抠缩缩就是?#19981;?#20320;,为你做这做那!就是尊重你!就是爱你!就是理所?#27604;?#30340;!

    何安并不差你缺的那点!他有资格享受更好的!他可以天天在住所里待着一样生活无忧!他甚至可以考不及格,没有人会在乎!工作好不好何爸爸何妈妈都觉得无所谓,她凭什么要求他们的儿子跟她吃苦!

    ?#29240;ǎ ?#25214;死呀!没看到红灯!——行人了不起!——”

    夏渺渺急忙退回去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奥迪司机骂骂咧咧的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夏渺渺退回斑马线外,笑自己竟然?#21018;?#26679;?#29616;?#30340;错误!抬头看看?#20919;?#27813;沥的雪雨,夏渺渺拿过背包?#39029;?#20254;,打上,感冒了怎?#31383;歟?#36824;要花钱!擦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委屈出的眼泪,警告自己立即冷静下来!

    必须冷静下来!

    她竟然闯红灯了!夏渺渺你他妈竟然闯红灯!出了事要赔钱的!你想让你爸妈急死!你当你自己赔的起车!

    夏渺渺举着伞,站在斑马线的另一端,想傲然的挺?#40550;?#33179;,又默默的低下头,冷风刮过,吹乱了她额前的头发,她抬起手擦擦未干的雨水。

    下一刻,愣愣?#30446;?#30528;手上的手套,上面五颜六色的几何图案搭配的相得益?#33579;?#21402;厚的羊毛线密集的交织在一起贴在脸上非常暖?#20572;?#22905;从住所走到这里,虽然外面阴雨霾霾,也能感觉的出手心的温度。

    手套是何安买的。

    雨伞是何安买的。

    背包是何安买的。

    都是何安给她买的,怕她冷了,怕她?#25104;?#20102;手,怕她抱着东西走路不方便。

    夏渺渺突然有意识的想哭了:眼泪混着未干的雨雪?#21451;?#35282;落下,有什么压在胸口,暖暖的又揪心的痛!

    何安很好的,何安一直很好不是吗,她为什么怪他,又有什么立场怪他,就因为她的自尊心?就因为她自己的虚荣!

    他做错的地方小?#30446;?#24604;,他只是在他自己的能力范围内,让他自己过的高兴,他肯定没想惹自己生气,只是不想跟她在那个问题上争论很?#33579;?#19981;想她跟他吵架,不想她小性子犯了强烈的拒绝他。

    他也是为了两个人?#25512;较?#22788;。

    就像他本来找好的房子,她不是也霸道的、不容反抗的给换了,何安不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自己在花钱的多少上,?#24515;?#27425;是让他做主的,都是她说什么就一定让何安顺从,何安不顺从她就?#21046;?#27668;,把她强行拉入她能接受的消费范围之类,从来没有问过他方不方便。

    他不?#19981;?#35910;浆、油条吧?也不?#19981;?#37027;个房子,不?#19981;?#24038;右邻居,甚至不?#19981;?#37027;个小区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请了一位不碍她眼的钟点工,他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“姑娘,你已经等了三个绿灯了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交警顶着雨雪询问?#30446;?#21521;她。

    夏渺渺赶紧抬头:“不?#33579;?#19981;?#33579;?#25105;这就走……”夏渺渺低着?#25151;?#36895;抬步离开……

    她不应该生气,好好想想,你是不是给了他压力,才让他选择瞒着你,而不是盲目的认定‘骗’这个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孔彤彤觉得夏渺渺回来后情绪怪怪,跟她说话要说好几次才听见,孔彤彤拿出下午?#30446;?#26412;,古怪?#30446;此?#19968;眼,然后特意往下瞄瞄:“?#21507;?#20102;?”

    t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 沪股票指数 北京pk赛车投注官网 雉水南通棋牌长牌下载 网易老11选5走势图 历年双色球亿元大奖号码 河南快赢481开奖结果 沈阳棋牌四冲 天天棋牌手机版官网 河北11选5中奖规则表 2017福彩中奖地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