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|西甲足球联赛
首页 > 豪门顶级盛婚 > 章节目录 255他曾经来过

章节目录 255他曾经来过

    夏姥爷粗糙的手掌颤颤的把外孙女的鞋子放回去,老态尽显,如今这么大的事,渺渺也不跟家里说,她就真打算把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送人。

    夏姥爷叹口气,想到他帮过三女儿,顿时一股闷气卡在?#30446;冢?#26377;小鱼这么个妹妹,渺渺还不得气死!打死那闯祸的东西才安生!

    夏姥爷气的?#38391;?#31524;帚推开女儿房间的门:要不是她——要不是她——

    夏小鱼害怕的裹着被子缩卷在墙角,吓的大叫:“救命!不要过来——啊?爸……爸爸……——”夏小鱼目光祈求,求生的**带着炽热的火炼向父?#30528;?#21435;:“快!窗口有人!窗口有人!你快给我姐打电话,给我姐打电话?#20040;?#22992;救救我,我知?#26469;?#20102;,我真的知道了……爸,我求你了——”咚咚?#35828;目?#22836;声不间断的响起。

    夏姥爷顿时?#20384;?#32437;横,退出来,关上门,都是命!是命呀!

    还不如让他这个老头子死了!这是挖他的心!他的渺渺可怎?#31383;歟

    ——叮咚!叮咚——

    何木安站在门口,茫然?#30446;?#30528;这扇门,七八年了吧。

    渺渺把他带来这里,挽着他的手羞涩的笑着,全心的依赖,那时候他是她所有的悲?#21486;?#22905;第一次毫无准备的引荐她的爸爸妈妈;第一次一起去买菜,听她小心翼翼心思不断的试探他的想法;听她喋喋不休又满是赞美的讲她的家,好似要把这片荒蛮无果的土地吹出?#34987;?#20284;锦的繁盛。

    其?#30340;?#26102;候不用她吹,他竟然也觉得这里挺好,他那时候为什么觉得这里很好?他那时候是不是疯魔过什么?时间太久了,已经记不清。

    但好像某种习惯他很满意很?#19981;叮?#20182;想那种不讨厌的感觉持续。

    夏姥爷打开门,看到他,哐的一声关上。

    何木安神色依旧平静,继续想以前的事情,精神飘飘忽忽像注入了大量的尼古丁。

    片刻门又打开,他不意外的走进去,这不难猜,夏叔叔不是渺渺,他的儿子他的小女儿都承他的情,这个门他进的没有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?#20843;?#21568;——”夏姥姥陪着外孙女翻绳,声音?#28216;?#20869;穿来。

    夏姥爷不?#22836;常骸?#27809;谁——”继而转向何木安:“你来做什么!”垂死挣扎,他体会了一次,比在那场车祸中他奋力求生更锥心刺骨!

    “我觉得尚尚该去上学。”何木安声音平静,悠闲,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,闲适冷静的打量着周围。

    没什么变化,七八十年代厂子的老房子,客厅狭窄,三室相连,巴掌大的蛋糕上被挤满了密密麻麻的花,憋闷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还在这张桌子上吃过饭,谈不上美?#21486;?#29978;至不算色香味俱全,却耗尽了他们认为最珍贵的食材,鸡?#21152;?#32905;满桌,烹煮的没有任何?#35760;桑?#20182;们认为的能招待客?#35828;?#24109;面,没有一道值得下筷的菜。

    但他那时候吃了吗?

    何木安忘了,应该是吃了,明明不好吃又为什么吃了,呵呵,对了……有段时间他必须?#21051;?#25509;到她的电话,必须?#21051;?#35753;她出现在他面?#21834;?#24517;须呀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没有谁!我听到有人说话了!别以为我动不了就骗我——”

    ?#21486;?#36824;有,渺渺应付她这?#33618;?#20146;的态度,宽和?#34892;摹?#20174;不?#24179;稀?#29616;在想想,那时候的她真幼稚,不懂事,却要用最大限度的用善意揣摩任何人,稚傻、天真、自认为能救辅天下,到头来没有被回报的悲哀。

    现在闹的不想回家就是最好的证明,她没有大彻大悟,她想着以己待人,人报以宽和,当真愚昧。

    “你就为了说这句话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何木安看向他。

    夏姥爷顿时气急败坏:你——你——

    何木安却神色平和的像情绪之外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渺渺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何木安闻言惯有的高傲顿时崩了一下,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说:别打,咱们好商量,好商量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把尚尚带走吧。”夏姥爷一时间觉得很无力:女儿已经决定的事,他何苦打过去就给她添堵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越长?#25509;?#31168;了,这样的他坐在他家小小?#30446;?#21381;内,就算他不会相人,也能?#38383;?#20182;的卓尔不凡,这样的男人,他家渺渺在知道的时候就没有再想过任何可能吧,相比对高湛云的高攀,这个男人连高攀都让他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以前怎么就老糊涂了,明明觉得他态度冷淡的不像样子,说话欲言又止,竟然认为他当时是初到女方家的害羞、严谨。

    可他那时候他就是给人那种感觉不是吗,他态度很好,尽管不笑,但十分谦逊,对待老伴也很?#24515;?#24515;,哪里像现在,单坐在哪里就阻隔了所有?#35828;目?#35270;,陌生不容辩解。他说尚尚该去上学,你连反驳说‘废?#21834;?#30340;力气都没有:“我把尚尚给你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?#22836;?#22799;叔叔了。”还好,不打电话就?#23567;?#20309;木安莫名觉得松口气。让她知道他找到她家来会怎么想他。

    夏姥爷冷哼一声转身,说这句有什么?#33579;?#36830;客气都听不出来?#30446;?#27668;?#21834;?#21334;儿求荣也就是这个意思吧。夏姥爷更觉得无力,甚至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,因为人情已经欠下,女儿已经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夏渺渺靠在沙发上,边看电视边看嘚啵嘚啵个不停的女儿。

    夏尚尚趴?#24597;?#22920;的腿,小嘴一张一合快速的说笑。

    夏渺渺接过湛云切的水果,捏起一粒菠萝塞女儿嘴里。

    夏尚尚边嚼边兴奋的讲述她的新朋友,还有亲爸家非常高非常高的滑滑梯,她还带朋友过玩过,朋友都很?#19981;丁?br />
    夏渺渺一边看电视一边听,中途不忘塞进去几粒水果。

    高湛云穿着睡衣,坐在另一边:“给你新建的游乐场呀,亲爸爸?#38405;?#19981;错哟。”

    尚尚高傲的小脸一抬:“还行吧。”神色一转,又开始嘚啵她的众多心玩具,神奇的闪光灯、密林探险、层出不穷的飞鸟虫鱼:“他说这个星期天带我去做飞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夏渺渺嚼着菠萝微眯着眼睛看尚?#23567;?br />
    高湛云在一旁笑,他其实也不理解,按说何木安对尚尚不错,天天‘半!夜!’往回送孩子,一天不落!当真?#34892;模?br />
    这些放在一旁不提,为什么尚尚说起他十分戒备。

    夏尚尚仰着头,突然看向爸爸,笑容满面?#30446;?#21475;:“萝卜真甜。”

    “是菠萝。”

    夏渺渺猛然拽住她的小辫,把欲跑的她拉回原位,坚持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什么告状去亲爸家的次数太多呀?她不想见那个坏?#25628;劍?#19981;想亲爸去接她呀?都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因为夏渺渺清楚尚尚这一个星期才去几次,尚尚傻了才会像告诉姥爷一样诉说她?#30446;闪?#22240;为她根本不可怜。

    只要她闹,不管多晚,她亲爸都把她送回来,满打满算她一共在亲爸家也没睡两天。反而把她两爸一个妈折腾的够呛。

    但她姥姥说的,如果见了亲爸,不能让亲爸好过,尤其不能让他有机会睡漂亮后妈,给她生小弟弟。她没看到漂亮后妈,但家里有很多漂亮阿姨,总之闹就没错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亲爸一离开她房间她就开闹,闹到后来就真的想家,就让亲爸把她送回来了,但爸爸和妈妈?#30475;?#37117;面色都好奇怪。

    “他!——是!——谁!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亲爸,我亲爸,嘿嘿。”好汉不吃眼前亏,但她爸给她请了一个什么老师,名字太长记不住教什么的,总之很讨厌!吃饭也管,她就往桌上掉渣渣怎么了!她再多事,以后都不去亲爸家了。

    哼!比后妈都可怕,肯定就是想当她后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夏副总,有人找你,在会客室等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夏渺渺刚开完会:“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说姓王?”

    王念思?

    本书由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?#33821;?#25552;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西甲联赛无限期停摆资讯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时时彩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数据 德国股票指数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下载 双色球中三个红球 可以提现百赢棋牌游戏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500期